联系导师:aimeeqq817

2020121星期二 133004

专业分手公司,现实版分手大师
业务范围:分离小三,拆散情敌,和平分手,和平离婚 联系+aimeeqq817
服务项目

女子起诉“丈夫”涉嫌重婚 23年前是否办理离婚成争议焦点

浏览: 时间:2020-03-02 分类:
“他把我当空气,连离婚都懒得跟我离,还以未婚的身份与别人登记结婚,现在孩子都大了”,庭审中,沈婷对丈夫徐斌作出这样的指控。

  她起诉警官“丈夫”在自己患病时离开 与别人登记结婚生孩子涉嫌重婚

  他判拘役不够 应判2年?

  二人对簿公堂 23年前是否办理离婚成争议焦点

  “他把我当空气,连离婚都懒得跟我离,还以未婚的身份与别人登记结婚,现在孩子都大了”,庭审中,沈婷对丈夫徐斌作出这样的指控。她不满一审法院只以重婚罪判决徐斌拘役,她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处徐斌有期徒刑2年。

  徐斌坚持认为自己无罪,他说早在1996年年底就与沈婷离婚,只是因为找不到离婚档案,沈婷才会在离婚20多年后起诉他。

  是前夫还是丈夫?是已经离婚还是婚姻关系仍然存在?徐斌的行为是否构成重婚罪?是否应从重处罚?

  这起涉及重婚罪的官司4月10日在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最终结果仍要等待法官落槌。

  1

  婚变

  查出丈夫与女子登记结婚

  登记时称自己“未婚”

  与徐斌登记结婚时,沈婷才20岁出头,在学校当老师。徐斌比她大8岁,是一名警务人员。办理结婚登记时,徐斌用的是警官证。

  婚后一段时间,沈婷和徐斌住在徐斌的单位宿舍,结婚证就存放在一个铁皮盒里。

  沈婷说,在1997年年底,徐斌将她赶回学校居住,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没有徐斌的消息。据沈婷说,二人没有继续一起生活,主要是因为自己患病。

  大概是在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沈婷遇到了徐斌的朋友周源。

  说起徐斌的近况时,沈婷得知徐斌已经再次结婚,孩子都几岁了。当天,沈婷留了周源的电话。

  再次联系周源是在去年,当时沈婷称自己要与人结婚,但与徐斌的婚姻登记没有解除,不知道怎么回事,让周源打电话问徐斌。周源认为,这是沈婷与徐斌之间的私事,他不方便居中“传话”,就把徐斌的电话给了沈婷。

  沈婷再次从电话中听到徐斌的声音时,两人已经有20多年没有联系过了。电话里,沈婷说自己要与他人结婚,但登记不了,约上徐斌一起去查两人的婚姻档案。在这一过程中,沈婷记下了徐斌的身份证信息。

  查询的档案中,有沈婷和徐斌20多年前的结婚记录。

  而沈婷也发现,徐斌在2006年用他现在持有的身份证,以未婚的身份与一个叫王丽的女子在海口登记结婚,沈婷拿到了这些材料。

  2

  纠葛

  男方一审因重婚被判拘役

  双方不服均提起上诉

  沈婷说,她是谎称自己要与他人登记结婚,让徐斌与她去查相关的婚姻档案,就是为了取证证明徐斌犯重婚罪。

  沈婷为何会采取这样的行动呢?沈婷说,因为徐斌的亲戚在民政部门担任领导,担心前些年徐斌利用关系瞒着她办了离婚手续。

  多年未见,曾因患病丢了工作的沈婷又有了工作,她还在海口买了房子。徐斌也已经不是警官,当了司机,还娶妻生子。

  然而,当年的恩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重逢的两人因为徐斌与王丽的领证而“重燃战火”。久别重逢,徐斌和沈婷却各怀心思,结果演变成对簿公堂。

  2018年下半年,沈婷向海口美兰区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起诉徐斌犯重婚罪,要求追究徐斌的刑事责任。美兰法院经审理,认定徐斌犯重婚罪,一审判处徐斌拘役。

  徐斌和沈婷对一审判决不服,双双上诉到海口中院。

  庭审中,沈婷满腔怨言。她说,沈斌把她当空气,对她的生死不闻不问,在她患病时离开她,还用与之前生日不同的身份证,以未婚的身份跟他人登记结婚,欺骗结婚登记机关,性质恶劣,且在开庭时对其进行威胁、谩骂,一审量刑过轻,请求二审法院对沈斌从重处罚,判处徐斌有期徒刑2年。

  沈婷上诉请求对徐斌加重刑罚。沈斌上诉称自己不构成重婚罪,请求撤销一审判决。

  3

  争辩

  是否办理离婚成争议焦点

  二审未当庭宣判

  绝然对立的立场,让两人在庭审中针锋相对,几次险些吵起来。

  徐斌和辩护人坚持认为,徐斌与沈婷曾在1996年年底到定安一个偏僻乡镇办理了离婚登记,但因为该乡镇没有移交离婚档案,导致现在查不到两人的离婚记录。

  “如果没离婚,我敢大大方方跟别人结婚吗?”徐斌说。

  自称离异,为何与王丽结婚登记时又写未婚呢?徐斌称,自己当时已经离婚10年,与沈婷的婚姻也很短暂,之前他没告诉王丽自己结过婚,是因为担心王丽不愿与自己结婚,而且民政工作人员也没有问他,他便写了未婚。

  同时,徐斌一方认为,在不能排除徐斌与沈婷办理离婚手续可能的情况下,应从有利于徐斌的角度进行判决。

  徐斌一方称相关离婚档案丢失,遭到沈婷一方的辩驳。沈婷否认去过徐斌所谓的乡镇办理离婚,她称并非该乡1996年的档案遗失,而是当年该乡没有为两人办理离婚。

  “当地人口很少,多年来结婚的人都不多,更别说离婚了”,沈婷说。

  二审中,徐斌与沈婷是否在1996年办理过离婚登记,徐斌的行为是否构成重婚罪等问题,依旧是双方争论的焦点。

  当天的庭审双方各执一词,庭审持续超过两个小时,法庭将择日宣判此案。 (文中人物为化名)

咨询导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