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导师:aimeeqq817
描述

2022121星期四 62837

专业分手公司,现实版分手大师
业务范围:分离小三,拆散情敌,和平分手,和平离婚 联系+aimeeqq817
服务项目

教会不是圣人的天堂,而是罪人的医院

浏览: 时间:2022-01-14 分类:
國際日報 - International Daily

有人说教会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充满了各种世俗的勾心斗角。而我觉得教会就是一个大医院,里面住满了不同病的病友:自私病,懒惰病,嫉妒病,苦毒病,应有尽有。

有时病友和病友会互相帮助,一起治疗。然而矛盾一旦发生,牧者的关怀与辅导就十分重要,因为稍不留心就不知道哪个病友会因此而离开,跑到外面“殃及”他人;而牧者要为其处理“后事”(伤害后果)。

有时关怀与辅导的结果不尽人意甚至失败,在我看来有两个最大的原因:一是传道人也是人,他们不是神,而会众对牧者有过高的期望;二是正因为他们也是人,所以他们也软弱,甚至连自己的问题都无法处理,自己的伤口也缠著新鲜、透血的纱布。

1.归属感使羊群合一

我信主多年,弟兄姐妹因著与肢体不和睦,对牧者有意见,矛盾无法化解而离开本会的实在是屡见不鲜。我也曾经差一点就离开了。

如今想起来觉得好笑,当时想离开教会的原因,是我去教会已快五年了,而我的牧者依然每次主日见到我,都带著一副很惊讶又新奇的表情对我说:“呀,你来了?!”

殊不知除非家人一同出游或回国探亲,我几乎从不缺席主日崇拜。而在那一所不太大的教会,我的牧者不仅没有留意我、记住我,更别说顾念到我的需要和看到我积极参与的服事了。

我不晓得是他见到我欢喜快乐,还是故意找些话题跟我说些适得其反的话?总之,我总感觉自己像一只偶尔进了其他牧羊人的羊圈,过来玩玩的羊,而这个牧羊人对我说,“谢谢你来玩,现在你该回家了。”

在那段日子中,没有归属感我让心里感到沮丧——一个不关心自己羊的牧者,无法激发出合一的心志,再令我很难委身下去。

感谢神,因著弟兄姐妹的互相扶持,那时虽然跟我有同样遭遇的人都心里不舒服,但没有人真的离开了。

不久,我突然发现有位长者有几周没来教会了,便去打听,原来他已离开了本会。原因是这位长辈做了手术后回来聚会,牧者竟然完全不知道这回事,还说了一些自以为幽默却让人很是受伤的玩笑。没有被关心和安慰也就罢了,他更在牧者的玩笑中看不到怜悯。

箴言 25:11说: “一句话说得合宜,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显然我们要为亲爱的牧者多多祷告智慧的言语了。虽说牧者身兼数职,无法事事亲力亲为,但让羊无法有归属感的牧者,让羊感到不被关心,不被需要,教会怎么能合一的事奉呢?

那位长者在病期间其实是有小组组员去探访他的;可他心凉的是,牧者不适当的言语背后冷漠的心。

2.让人跌倒的辅导

传道人不都是专业辅导出身。他们可能很有传讲真理的恩赐,却在人际交往的矛盾冲突中不见得知道如何是好,而可能因此做出错误的判断和不公正的说辞。

• 失恋者的求助

因为跨教会的活动,我认识一个90后小姐妹,热心爱主爱人。她洁身自爱,为自己的婚姻祷告、等候好多年。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弟兄,两人慢慢熟悉,并在牧者的祝福中进入恋爱关系,且因此转去弟兄的教会一起聚会、服事。

这本是好事,小姐妹也以为神终于成就了她多年的祷告。

可是好景不长,由于交往后发现双方在三观上严重的歧异,两人最终选择分手;就在姐妹还疑惑于上帝的带领到底是什么时,那位弟兄已转头与女方的闺蜜之一交往了。

小姐妹因此伤心不已:多年的祷告再一次回到原点,加上之后的伤害,差点患上忧郁症。

她不知道要去哪聚会?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和处理失恋的打击?由于当初母会的人都以为她要结婚了,她是带著祝福离开了自己的教会,如今分手的打击不但让她感到丢脸,而且不知道怎么调整心情合适地解释分手的原因,这使她不想回母会聚会。

因此,她带著恐惧的心找到教会牧者(因交友而转去的男方教会),希望得到些安慰、鼓励和陪伴,且挥之不去的长期忧郁情绪,能通过祷告来靠神得医治,不至于益驱严重,到要看医生、吃药等地步。

• 雪上加霜的效果

可是没想到,牧者的回应却是论断,与之后愤怒的指责和批评。

这位牧者偏激地认为,小姐妹来找她的目的,是在男方已经有了新女友的情况下,后悔分手,因此她在没听仔细倾听的情况下,即开口指责小姐妹的一系列罪状,让小姐妹感到百口莫辩。

更甚,对于小姐妹问及以后该如何在教会中面对前任男友和他的新交女友时,牧者则口气粗暴地要她离开去别的教会;如果她实在面对不了,就干脆搬到别的城市去!

“辅导”之后更深的孤单沮丧,令小姐妹在回家的路上,觉得生活全是黑暗——不但自己多年的祷告落空,而且她对自己感到失望、对感情感到失望,更不理解教会的传道人竟然这样伤害她。自杀的念头悄然升起……感谢主保守她平安,她最终没有做傻事!

年轻人交友不顺,分手后伤心难过本是难免的,哪晓得牧者的辅导不是雪中送碳,反而是雪上加霜。对小姐妹而言,牧者对分手弟兄的偏心未免太过明显了……

• 越描越黑的道歉

不过,到底是蒙神呼召的全职传道人,没过几天,小姐妹就接到那位元牧者的电话,不仅问候,也表达歉意。

在客气的回复后,小姐妹虽然在理智上知道,牧者也许不是故意要伤害她的,何况我们在本质上都是罪人……

但在情感上, 她已经被失恋的打击和牧者出于论断的指责,伤得体无完肤,暂时丧失了对教会的信任。

虽然因为良好的信仰根基,她不久就靠著神逐渐平复了情绪,眼里再度有著神同在的盼望,可是真要面对饶恕、重建关系,却是谈何容易!

之后,小姐妹陆陆续续收到这位元牧者的信息,其内容是不外表达歉意、嘱咐按时吃饭、要照顾好自己等,并表示会为其祷告,如果再有抑郁的念头,要给她打电话,云云。

直到有一天,已经重振自己的小姐妹告诉我,她把这位牧者拉黑了。原来这位元牧者曾发了长篇的信息给她,信中又反复提及她和前男友的往事,以此请求小姐妹的饶恕。

不料,小姐妹因此感到刚刚稍微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被撕开,往事一幕幕如电影般在脑海闪过,以致泪水停不下来,情绪失控,哭泣不歇。

最终,她觉得牧者的“关心”已经变成了一种无奈也无法承受的骚扰!

3.自软弱中吸取教训成长

这个让人遗憾的故事提出一个疑问:牧者在辅导的时候,是否真能站在一个公平公正的角度上,以保持中立态度看待问题?

小姐妹的感受是,牧者偏袒男方!在没有完全倾听和了解事实的前提下,牧者以为自己了解全部,并将过去辅导他人的经验,直接套用在小姐妹的事件上,因此小姐妹认为作为教会的新来者,牧者对自己的干儿子——前男友的了解与关爱都明显较多,并在判断上为人情所绑架!

小姐妹说她感到在教会受的伤,已经远超出恋爱失败的痛。

一般而言,信徒在走投无路时,找牧者寻求帮助是有智慧的,但是这次小姐妹的期待过高,完全相信传道人一定会是公平的,是对事不对人的,就算一方是干儿子也不会影响其判断!

其实传道人说话是有权柄的,必须谨慎使用。面对适婚年龄的年轻人,教会该辅导和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交友、婚姻观,以及分手后的处理,贸然劝其换教会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如有情侣因著分手而离开教会,甚至离开神,更是严重。

牧者和教会领袖要谦卑,保有自我省察的能力。牧者做出错误的判断是人之常情,但事后的发现与处理就显得尤为重要。

不曾给予双方足够的时间冷静、思考、疗伤、饶恕,仅仅是一厢情愿地盲目道歉和过于殷勤地急急弥补,都使得关系变得更加糟糕。有时候伤人者的内疚感,反而会阻碍了受害人的康复。

在这个例子中的牧者,自己似乎还有些伤口是未被医治的,以至于在听小姐妹诉说的时候暴跳如雷,情绪愤怒失控。

针对的灵修和祷告,或是寻求专业性的咨询也许会带来更深层次的自我认识和医治;而更多的经验教训可以预备日后更有效的服事。

4.永生神带来盼望的医治

牧者是有限的,他们无法满足所有肢体的需要;弟兄姐妹不应该把牧者偶像化。

卢云(Henri Nouwen)曾说:

“牧职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服侍,它必须不断提醒众人:他们是残缺的,是有限的,同时也告诉他们,一旦认清这处境,拯救也随之而来。我们一同承担自身的残缺,也一同持守永生的盼望。这样,合一的群体就诞生了。这共同的盼望使我们打破人类之间各种各样的间隔,走向那一位之高的上帝。”【注】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有病的人,所以我们去教会是因为需要神这位元大医生的医治;牧者不是那位终极的拯救者。

在人群中,我们无法寻找真正的公平和良善,唯有在基督里是好的。

祂让我们看见彼此的软弱——包括牧者的软弱,并教导我们“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相互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 2-3)

咨询导师微信